周容为度。

各种杂食。
全职/SOT/DC/……etc.
时之歌纯血南国人。
最近啃音乐剧。
不太玩微博微信。名朋/腾讯您随意扩。

 

【一粒沙/死神豆腐无差】无患之患(污死神/奥匈情史Rudolf)

就一个很简单的小片段,情景假设,和 @指尖流沙🐱° 的联文,虽然他咕。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是污死神和奥匈情史的豆腐。


Summary:Rudolf再次点起了一根烟,而在暗处观察的死神突然升起了好奇。


他站在一旁看着鲁道夫再次点起了烟。这心灵上依旧维持着某种依赖性与懦弱的、拥有成年人躯壳的孩子在点燃打火机前不由自主地观望门口与窗边,按照刻印进骨子里的拘谨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行事,就好像哪个伯爵或女官胆敢突然跳出来呵斥一位成年的皇储,责成他改掉这恶习似的。然而事实是,窥伺者只有他,只有死亡;而死亡则不在乎他是不是抽掉了一整只烟夹的烟或三次倒空酒壶,...

  23 5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无差】Killing Salieri[02]

Killing Eve AU.特工萨列里,杀手莫扎特。原剧也很有趣,推一下。

只有ooc属于我。


-----------------------


Chapter 2    天堂的意面采购清单


萨列里赶到总部的时候,达蓬特正在与证物室的看管人员闲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上那密封袋中的正是现场的证物录音笔。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开篇话题是什么,但总之现在已经聊到了上司的克扣路费和深夜夺命连环call,估摸着如果再不出面打断,很可能达蓬特就要把他每天早起用多长时间洗漱都要抖出来了。


或许那位杀手想要得到我的私人信息并没有想象中...

  46 8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无差】Killing Salieri [01]

Killing Eve AU.特工萨列里,杀手莫扎特。原剧也很有趣,推一下。

只有ooc属于我。


-----------------------


Chapter 1   错的是草莓还是冰激凌呢?


奥地利维也纳,星期一,晴朗无风。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上述的地点和天气都可以置之脑后,时间却是令人致命的不可忽略。放松一个周末的身体需要迅速适应高强度的工作以逃开上司的责骂,同时要抛弃人后睡眼惺忪的模样,邋遢的头发梳理整齐或者烫出卷,睡衣随意丢在被褥凌乱的床上,取出叠得整齐的衣服人模人样地将自己打扮得荣光可鉴。...


  86 10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无差】天黑请睁眼

人偶师!莫扎特。非科学。

6k+。侧重点:意识形态>故事情节。ooc属于我。


---------------------


广场的一角再次嘈杂起来,孩子们的欢笑长了翅膀似的扑棱棱飞起来,在人群间穿梭盘旋,他们的小手都因为用力鼓掌而发红。于是人偶师甩甩那一头金发,动作完全模仿上流人士的彬彬有礼,尽管因过犹不及显得有几分浮夸,却被他眸底亮眼的光芒提升了格调,变得格外俏皮。人偶师行了一个蹦跳的躬身礼,声音洪亮又盈满笑意,“接下来我们就请罗森博格跳一支芭蕾舞吧!怎么样?”


回应他的是童声的尖叫与银铃般的笑,于是这个叫莫扎特的流浪人偶师也莫名地一起弯了眉眼,拽着木偶线。...

  51 2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无差】雨天,在巴黎

现代AU,萨莫ex设定,请避雷。脑洞感谢 @桑鸿鹄

1.1w+,糖里夹刀,HE(我觉得)。又名《萨列里千里寻夫记》。

------------------------------

床头的电话响得不是时候。萨列里头痛欲裂。他上一次睡眠在三十六个小时之前,同样是这支电话将他在午睡时吵醒,使他不得不为麾下当红歌手贝多芬被爆出的一张关于听力损失的体检报告单奔波忙碌,直到第二个午夜。几乎是沾上枕头他就跌入了梦乡。铃声吵得他在混沌中挣扎,要锯开脑壳般的痛楚从眼眶灼烧到脑仁,萨列里的肘撑着床面看了看电子表,表面的亮光组成2:05 AM的字样,他抬起身子又跌进褥子,呻吟着半合起眼,探手摸索桌子寻找声...

  171 22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无差】那只金丝雀来自萨尔茨堡

一个童话向,很奇幻,设定很沙雕(。)

7k+,依旧甜饼,ooc属于我。


----------------------


罗森博格第一百零一次被气得团团转,跺脚尖叫着对萨列里说,“太不成体统了!那个莫扎特!”


约瑟夫二世家里的天台上常年摆着两个笼子。


第一个笼子放在地上,它的占地面积大得几乎不像是一个笼子,里面立着一座粉白粉白的小房子、水面澄澈映着蓝天的宝石般的小水塘,还有堆积如山的蔬果:大颗青白如翡翠的水润卷心菜,果皮光滑色泽红艳的饱满苹果,圆滚滚脆生生的土豆……这些蔬果自然是吃不完的,却定时要更换保持它们在最佳赏味期。...

  150 25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无差】黑白故事

和一张毯子(?)讨论出来的脑洞。

7k+算是甜饼,故事性不强,ooc属于我。


---------------------------


——您说,为什么故事多半在夜里发生呢?


音符的符尾被擦去了。铅笔描绘的圆滚滚的符头连着光秃秃的符干,枯瘦又骨感,如同重症病人的形销骨立或是河床都皲裂的干涸流域,排斥着应有的生机,固执地揪着死神的袍角索要一个结尾。


这样是不对的。萨列里垂下眼帘望着那个四分音符,这样是错误的,节奏乱了。他涂上一个符尾,又接上第二个。谱纸被举起对着烛台,橘黄的烛光带着微薄的热量透过薄薄纸页让音符周遭散出一圈的光晕,犹如...

  100 9

【维赛】Waiting for you[中](现代paro,成人设)

※腐向cp雷请点叉。


※文力退化越写越差勿喷orz。


※也许的ooc。


※亲妈用生命保证这是一篇甜文。甜到齁那种。


-------------------------以下正文-------------------------


女人的惊叫声骤然而起。


他可以品尝到红酒的香醇甜味,在味蕾上渐渐地弥漫,酝酿出暖意。


想来刚刚是打搅了某场完美幽会。


唇舌的契合度依旧完美,毕竟曾经他们是那么喜欢用吻来表达一切,安慰、爱意、戏弄,他本来以为此刻也应该一样,就算没有了爱情起码还有着那么久的习惯,理应会有着一个仍旧...

  109 16

【维赛】Waiting for you[上](现代paro,成人设)

※腐向cp雷请点叉。


※文力退化越写越差勿喷orz。


※也许的ooc。


※不要被开头迷惑啊,亲妈用生命保证这是一篇甜文。甜到齁那种。


-------------------------以下正文-------------------------


灯光来回闪过每个在世界中挣扎的人,色彩除了刺眼已没有多余效用。调酒师双手舞动,穿花蝴蝶样把酒液混成斑斓状。


“先生,您的酒。”


赛科尔抬起头,从下往上把眼神挑起。墨蓝,晕开之后像死亡的色彩,就将要把人撕开、吞噬。调酒师倒吸一口凉气,手失去了稳定,杯子脱落,向下坠跌。...

  78 8

啊再宣一遍吧太冷清了。

欢迎加入时之歌 维赛脑洞教团,群号码:532994300
就酱。
不尊重人物请止步。

  12

© 周容为度。 | Powered by LOFTER